小川的世界 小川的心
  • 一支笔,请将我带走

    2011-04-28

    Tag:

    这段时间也不知道为何,经常画画,全都是和工作有关的事,但话虽如此,画画却是真真切切令我愉快的一件事。

    画着画着,有时会忘记自己在做什么,会忘记身边发生的事情,会忘记这个世界在发生什么,忘记悲惨,忘记黑暗,仿佛只剩下我和画中的美丽世界。手握水彩笔,一层一层,由浅至深的描绘上色彩,从一开始的黑白线稿,到有灰度的灰阶稿,再到淡淡一层颜色的彩稿,就像是在往自己身上描绘上色彩,同时也将我带走。

    一只小笔,舔上颜色,绘到纸上,笔与纸的摩擦,淡彩的水慢慢的沁入白纸,在那儿晕开。力气大一点,笔会弯一点,水会沁多一些,每一笔都像一个仪式,每一笔都将我的一部分带入画中,将我的思绪,情感过滤,滤去烦扰,焦虑。将掩埋在美好和希望上的尘土拨开,重新在心中发芽,不断的被摧毁,但又不断的去拨开,去相信。

    每画完一张画,就像是一次重生,长吁一口气,累瘫在沙发上,脑子一片空白,仿佛还没办法从画中抽离,仿佛还在画中世界漂浮。

    总是需要平静,说明总是不平静。因为有太多的事让我无法平静,所以我要用我的方式,我的表达,我的话语,说出来,画出来,做出来.......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散步时,在路上拾到的落叶,很美,很安静。抬头看看树枝上的绿叶,低头瞧瞧脚下的枯叶,生命的循环也正是如此,枯叶落入土中,化作肥料,继续供养着树上的新枝,年复一年,由夏至冬,生命就是这样有趣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  暹粒市有一个“old maket”

      一个非常典型的“殖民地”风格区域,云集了各类小贩,旅游品商店,酒吧,餐馆。晚上非常热闹,甚至感觉不到是在柬埔寨,就像是在欧洲小城的某个酒吧街,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也是旅游业以及全球化的“悲哀”吧。

      昨天突然发现原来途中的女人画像是 张曼玉,原来这个小画廊挂的都是中国明星。

     

      一种柬埔寨特色烧烤火锅,锅下面放着碳,造型一体的锅拱起部位可以烧烤,环形凹槽用作涮东西,一锅两用。锅顶一定会放一大块肥肉,这样在烧烤过程中就会源源不断的流下肥油,以防粘锅。

     待续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     

     

  •   这款垃圾桶在暹粒市内到处都能见到,一款用废旧轮胎改造成的产品,轮胎的每个部分都运用的恰如其分,样式非常东南亚,朴素,实用,环保,有人情味。

      这个垃圾桶让我站在那里上下左右的看,觉得很感动,也真的感到了“劳动人民的智慧”,也许简陋,但却很美,是一个很好的设计。

      看到这样的设计总会让我反省和思考,到底我们在设计什么,到底我们的生活该是什么样子。生活,人生到底要如何才能满足,满足的度是多少..........

     

    The end.

     

  • “INNERMOST”—— 香港一个设计师作品灯饰,产品店,这次去参加他们的新品发布酒会,也顺道看看久违了的香港。

    这个位于荷里活道的店集中了大概10多位香港及国外的设计师的作品,风格各异,软材料,陶瓷,金属,木头,玻璃...还见到了一些现在被仿的到处都是的“真迹”。

    站在中间的黄裤子男士是innermost的Freddie,还有广州扉艺廊格子女nikita。

    我DA同学兼好友Eric,抱歉我那张微红的脸,本人是个不胜酒力的人。身后的不规则竖条灯便是这次酒会的主角,产品设计出身的Eric出于本能即刻对灯的材料产生兴趣,可惜问了对方两个的工作人员后,还是未能得到准确答案,有些唏嘘。

    这次的香港行,我这个著名的“路痴”竟然仅凭一张附送简易旅游地图,自己找到了所有的地址,这让我十分惊讶,对我简直就是个可歌可泣的鼓励啊!!

    也幸亏有Eric的带路,我们去了isquare,一个香港新兴的商场,里面的商品我还没仔细看,但那些丰富的餐厅确是一大亮点。看着isquare我心中感叹,现在的商场怎可与以前相比啊,用句老话就是“声-光-电”的结合啊,展示的不光是用看的,而是让你每一个毛孔去吸收的体验。

    海港城内“HERMES”的小型展览。

    那晚的维多利亚港天气出奇的清爽,天上的云飘的特别快,所以可以看到非常清楚的月亮,大而明亮。

      .............“天边一舊云”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    “糖葱薄饼”这个走鬼档摆在维港的海边上,Eric推荐了这款香港的传统甜食,的确是很美味,薄薄的软饼包裹着一块松脆的夹心,但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叫糖葱?葱在哪??下次要去问问清楚。

    我的健康午餐,抱歉,还是满记+凯撒沙律,没啥新意。

  • 2010年的春节,常驻广州的我,张欣琦,丘雅和曾经常驻广州的曹斐,终于排除万难聚到了一起,这简直就是世纪大聚会。因为像这样的聚会基本上现在只能是在过年期间出现了。

    不同以往的是,现在已经有两位母亲了(我身后两位),所以谈话聊天内容除了八卦也分开始有了儿子和女儿的趣事,我们也与之分享,开心。当然,因为出现了两位母亲,我们的聚会不再像以前那样可以无限延长,两位伟大母亲只能相聚2小时,然后回家照顾小家伙。

    拍下这张照片以后,想起2001年我们几个也曾有过合照,一晃眼已经9年了,当时真的难以想象9年以后的生活是怎样的(也没有想过),我们的样子会变的如何...............

    原来就是这个样子,我现在知道了。

    所幸,我们都过得快乐充实。期待着下一个9年,期待着时间的力量。